记者 赵辉“区块链是个新的百年财富逻辑,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产能过剩与金融、实体经济的匹配问题,从而消除经济危机。”说到此处,朱幼平眼睛发亮,激动地差点站起来。这位著名区块链经济学者,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管理中心研究员带着他标志性的帽子,坐在我面前。谈到酣处,声音洪亮,一种朴素的学者情怀天然地流淌在我面前。

【孟岩按】王玮是我多年好友,江湖人称“玮哥”。十多年前在南天集团技术负责人的位置上,主持了当时全球最大的分布式核心银行系统的开发,开所谓“去 IOE” 之先声,并且因此被评为中关村二十年突出贡献者,与马化腾等名人并列。其人兼通技术与金融,对不少问题都有独到而深刻的见解,素来为我所敬。三年多前,玮哥决定发挥自己独特的跨界优势,进入区块链领域。2018年初,元道老师召集小型会议,决定发起通证经济,其时他也是四个发起人之一。玮哥一直以来与我配合甚笃,嬉笑怒骂,不避彼此。

兰悠易
兰悠易 资讯
中国央行研发数字货币之际,不少机构借机炒作,各种“李鬼”层出不穷。11月13日,中国央行发布公告称,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也未授权任何资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目前仍处于研究测试过程中。而这已是近期中国央行第三次针对法定数字货币问题进行辟谣。

从诞生至今,加密货币(Crypto currency)价值的剧烈波动始终是其致命伤,而后诞生的挂钩美元或其他货币的稳定币(Stablecoin)虽然部分改善了这一缺陷,但事实上却并不“稳定”。今年6月,Libra白皮书发布,“一石激起千层浪”,虽然由于远景过于宏大、监管和公众信任严重缺失,定位为“全球货币”的Libra版本很难短期内实现,但这也让全球央行意识到,若不采取积极行动,传统金融体系将面临挑战,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推进也呈现被倒逼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