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扩容方案:Plasma的前世今生(1)

文章摘要:我们所谈的Plasma是特指以太坊第二层扩展方案之一的Plasma。它曾经是以太坊体系内非常被看好的第二层扩展技术,所谓的第二层扩展是指在不改变以太坊主链的基础上增加一条类似侧链的方案对以太坊的性能进行扩展。

我们所谈的Plasma是特指以太坊第二层扩展方案之一的Plasma。它曾经是以太坊体系内非常被看好的第二层扩展技术,所谓的第二层扩展是指在不改变以太坊主链的基础上增加一条类似侧链的方案对以太坊的性能进行扩展。

Plasma曾经非常热门但现在却日渐衰落。这个过程让人唏嘘,但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启示。

我将以一系列文章完整地介绍Plasma的前世今生。

先将时间拉回到2017年8月,那时的以太坊正因为ICO而火爆异常,在ICO的推动下,以太币的价格也几乎快达到了历史峰值。以太坊由于被各类ICO项目作为代币发行平台而被大量使用,变得拥挤不堪,负累沉重。

当时业内外的研究者,开发者甚至包括以太坊社区都在急切地寻找各种方法来扩展以太坊的性能,解决它的拥堵问题。在各种区块链会议上,关于以太坊性能扩展的话题都是热门。

正是在这样的状况下,Plasma问世了。当它问世时,声称能够处理全球所有的金融交易。

三年过去了,时光来到2020年,我们失望地发现以太坊的性能依旧不堪。尽管以太坊战胜了几乎所有曾经高呼“以太坊杀手”的各类公链,并且以太坊2.0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但业内外依然没有停止对各种性能扩展方案的探寻。

这其中涌现出不少新的方案,尤其以Optimistic Rollup和ZK Rollup得到关注和呼声最高,它们甚至被认为是目前最好的扩展方案。与此同时,Plasma却逐渐失去了光环。

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Plasma?

我们再次回到2017年,那一年年轻的以太坊第一次在大众面前闪亮登场。它一登场,人们就把它想象得无所不能,人们认为所有的链下资产最终都可以被通证化变为以太坊的链上资产。

在旧金山举行的技术交流会只要和以太坊有关,就座无虚席,甚至连站位都不够。在所有关于以太坊的话题中,人们最为诟病的就是以太坊的性能太差。

在一次旧金山的面对面交流会上,V神和Joseph Poon发表了一篇论文介绍了以太坊的一种第二层扩展方案,这就是Plasma。

当时交流会讨论的话题是如何让以太坊能够处理Visa卡级别的交易。V神和Joseph在论文中对新生的Plasma技术抱有极大的希望,声称它能让以太坊处理全球所有的交易。这份热情感染了整个以太坊社区和开发者,随即整个社区便开始围绕Plasma进行研究和讨论。

Plasma是如何工作的呢?

在V神和Joseph的这篇论文中,Plasma是一种新的机制,用于构建一个包含区块链的MapReduce树。树里面的每一个节点都表示一个区块链。这些节点代表的区块链组成一个规模庞大,结构复杂的树状结构。其结构图如下所示:

以太坊的扩容方案:Plasma的前世今生(1)

这篇论文发表不久,V神又发表了一篇新的论文简化了这个树的结构,并将这个简化的树称为MVP(Minimal Viable Plasma)。

在深入讨论MVP和Plasma之前,我们还要再看看什么是侧链。下一篇文章我们将讲解和Plasma密切相关的侧链技术。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